产业新闻

资深业者爆料101合约:火箭少女解体背后腾讯vs经纪公司的爱恨情

来源:http://www.ncoos.com 责任编辑:觊时娱乐共羸欢乐 2018-11-15 08:52

  原标题:资深业者爆料101合约:火箭少女解体背后,腾讯vs经纪公司的爱恨情仇 8月9日,火箭少女成团

  原标题:资深业者爆料101合约:火箭少女解体背后,腾讯vs经纪公司的爱恨情仇

  包括孟美岐、吴宣仪粉丝在内的粉丝应援组织,闽台最具创意文化产品都还在精心准备几天后的成团应援。但随后,乐华娱乐联合麦锐娱乐在微博发表的声明,却把其中一部分人瞬间打入谷底。用一位吴宣仪应援会管理的话来说,“得到消息的时候真的两眼一黑”。

  这天下午,乐华娱乐与麦锐娱乐发布联合声明,公司及旗下艺人孟美岐、吴宣仪、张紫宁因合约问题无法达成一致,与火箭少女101的经纪公司周天娱乐提前终止合作,三人退出火箭少女101。

  虽然早就知道原属公司和腾讯之间始终有合同上的纠纷,但在7月已经闹过一场,甚至导致成团发布会推迟后,绝大部分人都以为事情已经得到了解决。乐华和麦锐的声明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,连腾讯的反应都慢了半拍。

  在联合声明公布之后,迅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段子,读者朋友们的朋友圈,想必也出现了刷屏般的锦鲤杨超越。

  在双方矛盾全面爆发之后,市场上的声音,大多把原因归结为了利益:据新报道,腾讯方面将艺人的收益分成,从最早的15%,上调到了30%,却依旧未能满足乐华的胃口。

  然而,和市场上常规的看法不同,当邦哥深入女团和偶像造星行业进行进一步了解,利益冲突只是这件事的一个方面。真正让麦锐这样的小型经纪公司与乐华发表联合声明的,不是一两个艺人的分成,而是对于行业规则制定权的争夺与博弈。

  “同为101模式,偶练(偶像练习生)的合约,和土创(创造101)的合约,是完全不同的。至少从两家发给我的合约来看,区别非常之大。”

  阿吉,2009年《我型我秀》全国8强选手,前SNH48 Group综艺制作人,主管过SNH48多项业务,是SNH48 Group最知名的staff之一。从Stf、主持人、发言人,一路做到粉丝口中的“张总”,直到2018年5月,他刚刚从丝芭传媒离职创业。

  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筹备的阶段,阿吉还在SNH48任职,见到过合约的全貌,也因此一早对今天的状况有过预料。

  据阿吉描述,《偶像练习生》的合约,基本上还是一个节目合约,页数不多,与一般参加节目的合约非常相似。比较特殊的,是其中和经纪公司有一项约定,入选最终9人组的成员,平台有权再与经纪公司及艺人另签一年半的经纪合作三方合约,以参与9人组活动为主。

  “这个合约看上去有规定艺人的时间,但经纪公司也不是完全没得玩,另签合约的具体细节大家可以讨论决定。”这就意味着经纪公司依然对艺人的经营享有线》的合约,则是一份非常完善的经纪合约,页数之多,条款之细腻,远远超过很多人的想象,基本对艺人的全部权益都进行了两年的锁定,并规定经纪公司两年内再无对艺人的运营权和收益权。在他看来,“《创造101》的这份合约,没有大型经纪公司经验的资深法务是写不出来的。”

  说得更通俗一些,相比《偶像练习生》的“节目合约”,《创造101》的合约是一份全新的两年“全权经济约”,这意味着选手一旦参赛,不管是否出道,至少在未来两年间,由平台方全权运营、管理,跟原属经纪公司的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了。

  那么问题来了:101模式是依赖经纪公司输送选手的节目,而选秀节目一向没有通告费,那经纪公司的收益点是什么?

  根据多家媒体的报道,邦哥看到了腾讯的回答:将运作艺人的收益,与艺人原属经济公司进行分账。这个分账,就是上一次成团发布会之后,有媒体朋友报道的“从15%增加到了30%”。

  如果我们把练习生看做一个公司,那么中国版《创造101》的合约之下,腾讯和哇唧唧哇方面,相当于练习生的“控股股东”,享有公司的一切经营管理权。而练习生的原属经纪公司,则是一个只有收益权的少数股东,对于练习生的未来毫无发言权。

  这一切看上去是个“美差”,不用运营就有钱分;但事实上,极大地触动了经纪公司根本性的利益。

  邦哥就此询问了一些业内人士,也包括一些极为了解女团和经纪公司运作模式的粉丝应援会高层,对于这样的合约内容,大部分人认为“的确比较难接受”——“看上去只有两年,但两年之后呢?”

  “从此你的未来与我无关”两年之后怎么办,这是乐华和麦锐这些经纪公司,在这样严苛的割裂式合约之下,急需考虑的问题。

  在面对是否让自家小偶像去参赛的选择上,曾经的阿吉有过深入的考虑,却没有找到除了“不去参赛”以外更好的解决方式。

  这种做法说得更直接点,就是“在两年内尽可能的透支艺人的流量和商业价值”,等合约到期,艺人的商业价值已经大打折扣,“经纪公司把人送来,看上去提升了艺人身价,实际上是起个大早赶个晚集,落了个空欢喜”。

  而这样的运作方式,似乎在火箭少女101一开始成团,就有了一点点端倪:《创造101》总决赛第二天,火箭少女101中的五人接到了成团出道后的首个代言,但却因为代言方式引发了巨大的反对声浪。

  6 月 24 日,伊利谷粒多在京东商城发起“扛饿大品牌谷粒多”的代言人活动,指定商品达到预设目标,即承诺签约对应明星为品牌代言人,目标为 1 万提到 30 万提不等。

  以孟美岐为例,目标为 30 万提的孟美岐粉丝需要购买总额543万的谷粒多红谷谷物牛奶,才能帮助她成为谷粒多代言人。很多粉丝因此怒斥成团后的经纪公司“想钱想疯了”、“吃相太难看”,对这种刺激粉丝消费的方式并不买账。

  随后,因反对声浪巨大,“伊利牛奶京东自营旗舰店”撤换了页面,提前两天中止了原计划于6月 26 日 24 点截止的购买活动,并宣布五位成员完成任务。

  太“急功近利”要被骂,那平台方就不可能立足长远来规划小偶像的未来两年么?

  阿吉对此的回答是有可能,但即便如此,经纪公司也落不到好处。这就是第二种情况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即使合约到期,甚至没到期之前,艺人自己也会想方设法和原属经纪公司闹解约。毕竟以国内偶像经纪公司的实力对标视频平台的资源量级,实在是差距太大,最后经纪公司只怕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两年间的“分成”,只能当个精神损失费。

  换言之,旗下艺人参加了节目,经纪公司就要做好准备跟自己辛辛苦苦培养起来的艺人Say Goodbye了:“不管怎么样,从此你的未来,可能都与我无关了。”

  所以,《创造101》的合约,实际上把经纪公司的空间挤压的很小,而更要命的是,不管哪一种,一旦接受了这种方式,平台方资源量级的碾压态势,有可能会进一步挤压本就生存困难的小型经纪公司。

  艺人的前期培养是无收益且高成本的,今天腾讯还依赖这些公司为节目输送选手,但以腾讯资源和投入,加上节目的品牌效应,建立自己的人才入口,并不会是很难达成的事情。

  腾讯现在还不是熟手,但摸熟套路只是时间问题,到时候平台自己也做个经纪公司,直接向产业链上游拓展呢?现有的这些经纪公司拿什么再去谈判?

  或许在乐华和麦锐看来,这一次的“终止合作”,更多的是为了争取自身,乃至整个经纪公司行业未来在偶像造星产业链条中的地位。所以在艺人未来两年收益中分上15%,30%,还是50%,对于他们来说都不是最重要的。

  只要还有着一些“野心”的经纪公司,都很难甘愿把自己的咽喉送到别人的手中。在产业规则建立的阶段,总是“出尔反尔”,不顾契约精神的乐华,想要的并不只是眼前的15%、30%,而是试图自己手中并不算多的筹码,博取更多的市场地位与行业话语权。

  然而这一切,牺牲掉的,是无数粉丝所仰望的偶像,以及他们的真情实感,甚至是真金白银。

  “三千万换来出道即,现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”在乐华和麦锐联合声明发布后不久,一位疲惫的吴宣仪粉丝高层对邦哥说,他们刚刚处理好原定的应援事宜。

  “总决赛的时候,我们为了把钱都用到投票上,几乎没有应援,本来想在正式的成团发布会那天给她一个盛大的仪式,现在只能换掉了所有的应援方案。”

  十九世纪末,圣彼得堡的一只狗每当听到铃声时就能获得食物,于是“有铃就有肉”便成为了它所认知的“自然规律”,然而这“规律”仅仅是“高维世界”里巴甫洛夫观察条件反射的小小实验。

  在腾讯与乐华基于产业角度的博弈之下,所有参加《创造101》的小偶像和她们的粉丝,都显得异常渺小,只是低维世界里随时可能被牺牲掉的东西罢了。在阿吉看来,中国的101模式本身就是一个悖论,解决问题的命门握在腾讯手里,要么它一统天下了,要么它以后安安分分只当一个渠道平台。

  然而,前者要惨烈的战役,过程中也许会牺牲掉无数个孟美岐、吴宣仪、张紫宁,一将功成万骨枯,有太多人甚至不配拥有姓名。

  许多低维世界中的未解之谜,不过是高维世界书写故事的小小插曲,在平台与经纪公司爱恨情仇的故事里,个人的前程与得失,都只是随波逐流而已。

  或许,无论是如今看上去运气不太好的孟美岐、吴宣仪们,还是顺延C位,躺赢的“锦鲤”杨超越,所有看似风光的小偶像们如今的命运,或许也都只是“高维世界”里博弈的筹码吧。